间歇性枢木病

官能动物

刚刚拿起笔的时候,我还以为我是热爱着文字的;后来写得多了,我才意识到,我只是纯粹的愉悦犯和施虐狂而已。

我喜欢看到别人为了我而痛苦的表情,我喜欢看到这世界崩溃、毁灭、沦陷的样子;如果没有,就创造一个。

也许在成为一个文字创作者之前,首先要成为一个杀人犯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