间歇性枢木病

官能动物

你家美帝真的非常沙雕,突然觉得凹凸还算好的了,反逆家真的非常窒息

两年不见,🐳聚聚越发沙雕

我觉得,只要是一个有判断力,成熟的,有同理心的成年人,在看到你皇做的那些事之后就真的很难喜欢他。前两年我重看这部之后也一度对他转黑……

你皇到底是腹黑攻还是鬼畜攻还是美貌仙女攻暴君攻,谁知道呢,反正我觉得R2他鬼畜起来也挺恐怖的……

原作向,狮×黑安

一个经历种种现实处处碰壁最后终于黑化的偏执狂安





——「你能理解什么?」

骑士手握燃烧的剑缓缓踏来,棕发下露出的碧色双眼仿佛黑夜中的孤狼一样,在火光下闪烁着冰冷嗜血的光,「你能理解什么?你又能明白什么?」棕发青年微微抬起下巴,唇角勾起个轻蔑又孤傲的弧度,「雷狮,你什么都不明白……你不知道我为了走到这一步,付出了多少代价,经历了多少痛苦。哼,『理解我』?只是嘴上说说吧,雷狮,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理解我?」

「你从未像我这样迷茫过,也从未像我这样痛苦过,你又能理解什么?然后呢,现在又打算来同情我,利用我吗?」

「唔,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吗……」黑发男人用手指抹掉嘴角的血,低笑两声,「安迷修,我很失望,你所谓的『骑士道』只有这种程度吗?」

棕发骑士沉下脸:「想激怒我的话,这招已经过时了,雷狮。」

「不过,雷狮,现在我倒是能够理解你了,」安迷修垂下眼,剑锋上跳动着仿若实质化的火焰,「那个时候,你说得没错,『人类只是无意义的肉块而已』。」

有的时候感觉,亲人确实就是离我身边最近的无赖了。

倒不是说他们人品有多差,只是仗着自己的血缘、家族、情感,自以为你会原谅他的一切行为,所以在你面前特别肆无忌惮,不知进退而已。亲人之间相亲相爱是好事,但这样也模糊了各自的底线,让人以为他可以随随便便侵犯你的底线。可是人心都是肉长的,你不尊重我,我怎么会去尊重你呢?我全都看在眼里,只是碍于情面,不愿意说出来而已啊。你看看你自己做的那些破事,你还洋洋得意,以为自己了不起呢,让我该说什么好;你还问我怎么看,我能怎么看,我就觉得你是个自私自利的神经病啊!

真是的,在家里,家里人当然都比较宽容你,不然怎么叫做家呢。但是宽容你又不代表认可你,你还真以为自己怎么样了,真可笑。

是时候放出这组图了!

我们是朋友啊.JPG

写皇文真快乐

你tag里的质量怎么越来越差了……

嘻嘻,黄油真好玩